•  

    那天闲聊的时候有人提起贾宏声的名字,已经是他自杀后好几天了。我被这个消息所震动,眼前浮现起他低着头在高速公路上行走的样子,但是一点也不想去google一下这件事,可能是害怕看到那些鼓噪的人站在他家楼下指指点点的情形。

    从小受的教育,很早就学会了一分为二的看问题,这种庸俗的世界观注定要左右我的一生,哪怕看再多的萨特、叔本华、尼采、弗洛伊德,甚至金刚经,也无济于事。有时候我很奇怪,那些先驱们是怎么突然间义无反顾地接受了那个犹太人天真的理论,情愿为之抛头颅洒热血,用好几代人的生命,把这个国家变成现在的样子。

    作为另一个时代的另类偶像,贾宏声无疑坚守着另一种天真的信念,直到死。

    这信念来自何处,约翰列侬?摇滚乐?致幻剂?

    我相信,正在老去的这一拨里,很多人的幼年、少年甚至青年时代,都曾有过那种坚持某种信念并愿为之付出生命的冲动,也许有人说这是洗脑的结果,但我宁愿相信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特质,一种不愿拐弯的思维方式。一条路走到黑,就是这个意思。这种特质,曾经让一些人走进广场,然后让一些人走上舞台。但现在看,他们最终都是走向了幻灭和绝望。

   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那种东西并不存在。或者说,不会以现实的形式存在。

    在越来越不堪的现实面前,活下来的大多数都放弃了那种东西,或者走到它的反面,像一个成熟的男人那样卑贱的活着。

    所以,苍井空会有那么多的追随者。对许多人来说,她和武藤兰、小泽玛利亚,成就了这无聊懦弱的生活中仅存的刺激,一种违反铁律的微弱快感。摇滚乐也是一样。你甚至已经没有足够的储备来对着显示屏自渎,当你看到某个宅男储物箱里上千G的刻录盘,你会明白,这永远看不完的A 片,听不完的音乐,所承载的是一种形而上的价值,那是对现存世界无为的反抗,虽然这毫无意义。

    其实,在很久以前,当心里的那个什么第一次破灭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死了。剩下的时间,只不过是为了活着而假装活下去。

    所以,对于一个不愿意蜕变和妥协的人来说,自杀是非常自然的结局。人们也许会惋惜,但那也只不过是少了几部好看的电影,没有人是为了让别人多看几部电影而活着的。

    最后,我只能选择成为了一个猥琐男,我相信,在每一个怪叔叔的背后,都有一个反 社会的叛逆英雄活过,只是年代久远,他们的面目,变得越来越模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