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11-29

    大象 - [write]

     

     

    房间里有一只大象。我们继续喝茶,上网,当大象挡住冰箱门的时候,我们站在一边等着,或者假装想起了其他事情,匆匆走开。早上,我们不能使用卫生间,因为大象在里面,晚上回家我们进不了门,那是大象的屁股。它在房间里踱步,奔跑,思考,睡觉,一会年轻,一会苍老。夜里我总是梦见被大象踩死的情形,然后猛地醒来。
    有人在研究大象,告诉我们它是怎么进来的。但是没有人谈论怎么让它出去,这是一个敏感而不成熟的问题。
    我们在象足和粪便间窜来窜去,把踩死的婴儿拖走,把挂在象牙上的谋杀者的尸体抬走。我们把他们埋在冰冷的墙壁里,也把仇恨埋进去。
    还有那些衣冠楚楚的人们,他们轻描淡写,辗转腾挪,骑在象背上对寄生虫和房间美化问题发表演讲。对这些人,我只能保持距离和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