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3-31

    一种气质的穷途 - [movie]

     

    自从去年买了投影,就再没进过电影院了,因为在这之前好几年去电影院的经历都让人很失望。

    昨天在家看了《二十四城记》,洗脚的时候还在琢磨,但愿贾导不是就此江郎才尽了。在担当了好多年的中国艺术电影发言人之后,他怎么也不能再步了老一代电影家晚节不保的后尘啊。

    所谓的诗意,到这里成了明白无误的煽情,本来和成都没什么内在关系的一个片子,非要贴出“成都,仅你........”的抒情句子,我想这和翟永明的参与不无关系,而这还真的关照了那些泪点比较低的文青们。

    对于国企变迁这样一个普遍存在的、直接影响到人的生活的现实问题,导演并没有提出什么新的见解,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只是不断罗列的泪点(几乎每个人的讲述中都有一个)、工厂内景、新旧建筑物对比、新旧人物对比,在那些类似《百姓故事》的讲述段落中,因为专业演员的出现而使得叙述的真实感大打折扣。比如吕丽萍丢孩子的部分,如果由一个工人来讲会是什么样子?那些专门讲述惨痛往事的催泪电视节目在真实感上也不会比这个差。

    当然,这些演员是专门加进去的,导演显然不满足于拍一个纪录片那么简单。这些演绎的部分:小说化的陈建斌的残酷青春、陈冲的红尘往事,还有穿着戏装的人,抒情诗句,都在不断地将真实感抽离,这是贾导喜欢的手法。在《三峡好人》里,灵光闪现的非现实和故事本身互相刺激,产生出奇异的宏大气场。在24city里,这种不真实感则破坏了其作为背景的现实和真实人物的讲述,一种互相抵消的作用。

    一个好的题材,加上不深入的素材和抒情,以及不成功的构架,作为楼盘广告来说,的确是绰绰有余了。这部电影再次集中了贾樟柯所迷恋的情绪和事物,怀旧、诗意、不锐利的触角,只是,这次呈现出的是它们的弱点。